首页 艺术资讯 艺术商城 艺术名家 个人展厅 视频访谈 书画频道 紫砂频道 展会频道 拍卖收藏 联系我们
 紫砂频道
 视频访谈
张思俭视频
王兴华视频
 展会频道
 拍卖收藏
 
 书画频道

表“自然之性”,图“内涵之神” ——中国画对景写生随笔


                                                             
 
   韩幹画马,玄宗曾令师曹霸,幹谓“臣自有师,陛下内厩之马,皆臣师也。”(唐朝名画录)观此知当时画马咸以生马为标本对景写生,故能独善其胜,而画法亦遂难以流传。
对景写生是画家将传统笔墨与现实生活自然山川印证的过程,也是一个发现和体验的过程。我们在临摹古人作品时候时常有些盲目性,下笔似是而非,这正是缺乏对真山真水的悟性所致。尤其表现在创作中的一些不自信。或者说山水形象的概念化,程式化。画面往往笔墨单一,不知道如何去大胆变化,营造势气。这就需要画家深入大自然和现实生活里体会感悟真山真水之灵性,潜心揣摩山石树木之生长规律,从而获得胸中之丘壑。同时,在对景写生过程中,画家也时常会有所发现一些新的东西。大自然是千变万化的,中国画的笔墨语言是古人千百年来在不断体验自然生活而形成的,无论是山水画之皴法抑或人物画之十八描,都是如此。尤其是山水画的皴法,如果你不到自然山川中去观察体会,就很难理解古人的想法,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画,然而,理解了这一点,你就可以得心应手,进而会发现自然之造化中还有很多更为丰富的多彩多姿。如此一来,画家进入了一个临摹写生创作于一体的循环过程。
 一般初次写生往往会感到无从落笔,特别是在临摹了大量古人作品后,突然面对真山真水找不到感觉,中国画不同于西画注重写实,而是写意,她是由波折起伏变化的笔墨融汇画家艺术修养的造型理念。这里有个笔墨转换的问题,中国画表现自然更注重表现物象的精神,并且在创作过程中融汇画家主观意识。事实上,中国画的写生也是一个创作的过程。所以我们会发现面对同一个自然景点,每位画家最后写生作品是不相同的,但是都很像这个地方,而又不完全一样,这就是主观意识的不同所致。每位画家都在遵循中国画艺术规律,对眼前物象进行取舍、组构而加以营造,这个过程是考量画家笔墨技巧的过程,实际上更是体现画家艺术修养、性格取向不同的过程,因此,我们说中国画画到最高境界是在画自己!我们日常掌握的笔墨技巧必须要拿到现实自然里验证,用心体会感悟古人优秀作品、优秀笔墨技巧与自然物象的存在关系,循环往复,不断锤炼,只有在面对自然写生中形成的笔墨表现技巧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表现功夫。
 这次广东写生意义非常,获益匪浅,几天时间画了近二十张写生画稿。其间翻山越岭,日晒雨淋,不亦乐乎!北粤丹霞地貌在连绵不断的细雨中若隐若现,十分美丽。然植被密布,郁郁葱葱,山石结构隐现其中,不宜观察体会,特别是丹霞地貌独特的山石结构,杂树繁盛,茂林修竹,让人感到不知所措,总觉得找不到一个很适合的表现手法,这就需要画家不断的观察体悟从中发现一些规律性的东西,表现这类植被茂密的山川不能只着眼于丰富多彩的植物景象,而忽视本身山体的结构变化,如同画人体时要透过臃厚的衣服找出内在结构,这样就能抓住主要矛盾,不至于乱了方寸,所谓去伪存真,由表及里是也。
山水是有生命的,画家在观察其形势结构的同时要善于捕捉山水的精神面貌和气质,找出其山势个性,从而运用与之相适应的笔法皴法加以表现。    
写生其实更是一个艺术创作的过程。李可染称其为“对景创作”。石涛云:“搜尽奇峰打草稿”,这是苦瓜和尚四处游历与山川神遇而迹化的禅悟,也是石涛艺术创作的纲领。他认为书画作品应多采素材,多观事物,才能迸发灵感创出奇妙之作,因而应“搜尽奇峰”,但画作亦应多磨多练,于反复磨练中不断摸索,以便将“搜尽奇峰”所产生的创作灵感和意境能够淋漓尽致地展现于作品当中,这是在“打草稿”的过程中逐渐凝练出的修养,懂得搜奇峰是懂得妙理;多打草图是能用苦功;妙理、苦功相结合,画乃大成。进而达到“下笔不觉师造化”的艺术境界。
中国画重在“意”字上,在艺术观念上,不着意于再现客观事物,表象的真实性,侧重在所谓表“自然之性”,图“内涵之神” 。东坡曾言:“余尝论画,以为人禽、宫室、器用皆有常形,至于山石、竹木、水波、烟云,虽无常形而有常理”。(苏东坡全集·净因院画记)他提出的画有“常形” 和“常理” 的美学观点对于认识和把握对景写生的目的非常具有指导意义。从绘画形象的创造方面来讲的确存在着“常形”、“常理”的不同审美形态。我们不能把客观物象的每一个“常形”掌握住,但可以掌握住物象的“常理”。
    五代画家荆浩比较早地提出了“图真”的概念。他说:“似者,得其形,遗其气。”又说:“真者,气质俱盛。”也就是说,得到表面的形态不是“真”,要得到物体的生命、精神。而南朝宋宗炳提出了“澄怀观道”。那时,山水画所追求的不是事物的形式美,不是眼睛看到的自然,而是透过自然的物体表象去把握事物的本体和生命。
     璪曰:“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画家只有在写生过程中通过笔墨将自然物象画成画,将自然实景艺术化、绘画化,而不是简单地再现、记录,并通过艺术取舍方能实现画与自然实景的关联。这就得到了写生与创作的真道,这也正是对景写生的根本意义。
中国画家面对自然,当然不仅是要进行写生创作,更是要进行心与自然的交流,这交流,常常又会是以“道”的形式出现,老庄道家思想对艺术的影响,表现出道是一种哲理审美,道归于自然,超越于心灵。
庄子在《田子方》说过:“宋元君将画图,众史皆至,受揖而立;舐笔和墨,在外者半。有一史后至者,儃儃然不趋,受揖不立,因之舍。公使人视之,则解衣般礴臝。君曰:‘可矣,是真画者也。’”这则“解衣般礴”的故事,所指的书画状态,即自然流露而又心与自然结合。
“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与“解衣般礴”在审美上是相通的,真正的画者不应带着精神枷锁,要无拘无束才能达到放纵自然的境界。虽然二者有所差别,所指角度不一样,“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更多是指心与物交流,“解衣般礴”更多是指自我内心的调整,但就艺术本质而言,恰恰可以是殊途同归。正所谓“当其下手风雨快,笔所未到气已吞”,笔墨雄浑,刚健霸悍。如果不是画家心会自然,胸藏丘壑,怎能如此天机勃发、挥洒自如。
 
 
 
                           贰零壹伍年陆月张耀明记于北京凤凰岭书院
 
 
首页     艺术资讯     艺术商城     艺术名家     个人展厅     视频访谈     书画频道     紫砂频道     展会频道     拍卖收藏     联系我们
Copyright 鼎盛艺术网.ALL Rights Reserved  
鼎盛艺术网 版权所有  
服务信箱:dsart99@163.com